欧宝平台下载app

100%的纳达尔也赢不了80%的德约科维奇

2012年第100届澳网在一场长度创纪录的史诗对决后落下帷幕,德约科维奇经过5小时53分钟的鏖战击败纳达尔,赢得了这场钢铁意志的搏杀;年轻的阿扎伦卡在克服了短暂的紧张后连下9局击败莎拉波娃,用胜利宣告了新的世界第一;而李娜在手握4个赛点的情况下,憾败于卫冕冠军克里斯特尔斯之手……央视高网频道解说胡力涛认为,澳网证明即使竞技状态100%对的纳达尔也无法击败80%的德约科维奇,阿扎伦卡的胜出再次证明了女子网坛的彼此争锋,而面对未来的法网,李娜的卫冕征程将格外艰难……[详细]

胡力涛:去年德约科维奇和纳达尔的六次决赛交锋我也都转了,转到后来确实是有很多场面我觉得都挺难用语言去形容的,两个人这个球打到那个份儿上,尤其是到最后决胜盘,好像技战术都退居到次要地位了。一样的打法,这个球这一分就是纳达尔拿,下一分就是德约拿,也看不出来有球理在里头了,反正确实是拼的一些人性上的东西了。

胡力涛:其实德约科维奇就是通过一盘的时间大概才真正进入比赛状态,前面还没从半决赛当中缓过来呢。这两个人都有这种能力,看起来很累,但用意志力,用精神力再调动调动,状态就又出来了,感觉像两台永动机在打比赛一样。[详细]

胡力涛:那分虽然是德约科维奇被打到地,但那是全场回合最多的,31拍!他最后出手时是要打致胜分的,只不过脚底下没劲,身体失去平衡了,其实并没有说给他累疵了,累垮了,没到那个份儿上。他的倒地,不能说完全有表演的成分,但实际上是有一点夸张,并不表示体能已经完全透支了。比赛打到那个份儿上,每一个击球,完全是机械式的。这种打法观赏性确实不太强,也不利于运动员保护自己。决赛创了时长记录大家都在夸,但实际上这么长的比赛其实一种折磨了,这届澳网这种五盘大战特别多,如果每个比赛都打成这样,其实这是最直接的对球员身体的损耗。[详细]

胡力涛:阿扎伦卡的打法有一定指标性,代表了未来的潮流,她身材高大,但移动很好,她的团队非常重视体能和脚步的训练。她的打法容错空间大,上旋比莎拉波娃这一代球员要多,多拍相持能力强,没什么漏洞。决赛的紧张阶段过去,她发挥自如时,莎娃就拿她有点没办法。莎娃是强力网球的代表,但这种打法有一点过时,她的前半场又显得比较弱,想直接打死阿扎伦卡是很难的。

胡力涛:我稍微看好科维托娃一点。她属于进攻武器更多的,阿扎伦卡属于没有缺陷的球员,但想当“球后”,光是没有缺陷还不够,要有特长突出的东西。现在科维托娃欠缺的,同时也是阿扎伦卡最大的不足就是稳定性,但随着球员年龄的增长,比赛经验的丰富,意识的提高,会慢慢弥补上。[详细]

网易体育:当李娜握有4个赛点,自己又在首盘崴脚,克里斯特尔斯是怎么反败为胜的?

胡力涛:面对4个赛点到底要怎么拿下来?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李娜的决策没太大问题,赛点比较多的时候,几个接发拼得就比较狠,但都拼丢了,连丢了几分之后心态有点变,开始求稳……女球员有太多的比赛是先拿赛点,然后没拿下,比赛就被人给扳回去了。克里斯特尔斯去年法网也是这么输球,再有经验的选手,面对这种局面的时候还是很难去应对的。

胡力涛:输这么场比赛,她的感受也挺复杂的,可能觉得有点冤,还有外界的不理解,又赶上中国的除夕,压力就会加大。去年她最顺时,很明确的一点是说,我是在为自己打球。现在一输,外界的压力就又来了。至少在发布会上,姜山也帮不了她,还是得自己独立去面对,确实在压力之下,好多情绪不管是通过泪水或别的方式就表现出来了。

胡力涛:可能是这样。李娜在悉尼时,每场比赛都得有这么个过程,以后如果李娜继续信任姜山,让他当自己的教练,他们俩得把这个问题沟通好,不能说日常巡回赛中,李娜对姜山依赖那么强,然后到大满贯没有可依赖的了,前几轮李娜打得好,因为都是顺风顺水,可当比赛出现这么大困难时,自己能不能去解决这个问题?克里斯特尔斯崴脚了,四个赛点,她都是自己面对的,决胜盘领先,又被李娜追回去,反正她都得自己想办法。[详细]

胡力涛:作为比赛当事人可以有这样的想法,但我觉得很困难!因为德约科维奇真不算状态好,被半决赛给拖累了。但就是这样,纳达尔还是赢不了……一个接近百分之百的纳达尔,碰到一个百分之八十的德约科维奇最后还是这样的结果。

胡力涛:我觉得也难……网上有球迷问,这场比赛对纳达尔自信心的伤害,赶不赶得上08年温网纳达尔对费德勒的伤害?我说差不多,但是后来一想,恐怕还差点。真正达到那种伤害,可能就得等法网,那毕竟是纳达尔的后花园,他自信心都在那上头!去年德约科维奇确立信心也是因为在罗马和马德里两站红土赛上赢了纳达尔,而且纳达尔一盘没拿,这起码没什么人能做到。现在这个机会也摆在德约科维奇面前,他拿了法网就是全满贯,所以是双重的诱惑,如果法网决赛还是纳达尔碰德约科维奇,我觉得确实还有得看。[详细]

胡力涛:网球作为一项工作,到底是计件的?还是计时的?计算方法不一样,那就会得出完全不一样的结论。目前的同工同酬我觉得可能是有点不太合理,按一定比例走比较合适,但现状恐怕也只能这样……

胡力涛:我提的方向是把球场弄快点,比赛的时间就能短点。场地变慢是ATP或者WTA策略上的调整,针对的是十几年前发球大炮多,回合太少的情况。但现在应该适当减少回合,让场地再加快点,运动员打同样多数量的比赛时,身体未必觉得那么疲惫。德约去年那么牛,到九月以后也不行了。纳达尔早就知道这个问题,所以他老抱怨硬地比赛过多,但现在硬地和红土、草地有什么差别?除了背景色不一样,大家的打法全一样,为什么?因为场地都变慢了!原来的场地差异性比较大时,换一种场地可能打法类型就不太一样,同一个球员也得调整打法,球迷看起来也有点新鲜感,红土赛季是这样的,草地赛季是那样的,而现在,全一样!也没什么草地专家,红土专家了,一套打法打遍天下……[详细]

网易体育: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网易体育《易言堂》,我是主持人思来。这是龙年的第一期节目,在这里也给广大的网友们拜个晚年,祝大家龙年大吉,万事如意!我想很多网友们在这个春节假期当中,都在关注着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也一定都度过了非常充实的假期,今天我们请到一位嘉宾,跟大家来聊聊第一百届澳网,他就是高尔夫网球频道的网球解说胡力涛老师,胡老师你好。

网易体育:在这个春节假期当中,您也一直是在不断地关注着澳网的比赛。在最后的男单决赛中,很多球迷都感觉是度过了一次马拉松的观赛过程,有人说我看都看累了,不知胡老师是怎么评价最后那场男单决赛的?

胡力涛:我和陈述老师反正就是说都说累了……去年德约科维奇和纳达尔的六次决赛交锋我也都转了,转到后来确实是有很多场面我觉得都挺难用语言去形容的,两个人这个球打到那个份儿上,尤其是到最后决胜盘,好像技战术都退居到次要地位了。

胡力涛:对,这个球这么打,一样的打法,这个球这一分就是纳达尔拿,下一分就是德约拿,你也看不出来有球理在里头了,反正确实是拼的一些人性上的东西了。

网易体育:那场较量最终是耗时长达5小时53分钟,也就是将近6个小时。这样一场马拉松比赛也创造了澳网历史上最长的记录,而且应该也是大满贯历史上决赛最长的纪录。胡老师预计这场比赛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们会打得这么胶着,这么长?

胡力涛:破纪录是肯定没想到,但是短不了是预计到了。转播的时候,正好《体坛周报》的编辑跟我约稿,我说这个比赛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我得完了才能给你写,到时候是不是得耽误你们截稿时间?对方刚开始跟我说你九点多给我,我说九点多可能比赛还没完呢。然后又说那看吧,十一、二点,那时比赛刚开始,我说那可能差不多,然后打到第四盘的时候我说,这边够呛了,我觉得这场比赛可能完的时候可能就得快十一点了,你那边还等得了吗?人说那也没办法,到这时候再找别人也找不着了,那就等吧,我说那咱俩就一块祈祷这个比赛能快点完……我当时没有意识到它是整个大满贯决赛的最长时间,我觉得澳网肯定它能破了。

网易体育:而且上一个记录也是纳达尔的,那是在2009年对沃达斯科的一场比赛当中。

胡力涛:我今天看《体坛周报》张奔斗老师的数据,原来大满贯决赛的记录是1988年澳网维兰德和伦德尔,4个多小时,一下超了快一个小时了,就觉得这个纪录恐怕很难破了……

网易体育:不知道您有没有倾向性,您是比较支持德约呢,还是比较支持纳达尔?

胡力涛:这两个人我没有特别强的倾向性,但我觉得德约科维奇通过去年一个赛季,跟纳达尔的六次交锋,而且涵盖了各种场地,他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获胜办法。一是说他本身已经适应比赛气氛,二是他在打法上找到了制约纳达尔的办法。纳达尔赛前也说,我这场比赛要打得更有侵略性,和去年相比,要总结出一些教训来。从第一盘看,纳达尔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但他那种打法也很难维持特别长的时间,拖到后半段,比赛基本上我觉得还是去年那个六次德纳决赛的常态,而且纳达尔之所以能抢第一盘,我觉得穆雷也“功不可没”,半决赛的时候太累了,德约科维奇的体能状态和进入比赛的状态是要慢一些,所以给了纳达尔一些机会。

网易体育:德约半决赛对穆雷就是打到决胜盘,而且他又比纳达尔少休息了一天,所以刚开始的时候,纳达尔从体能上是比较占优势的,纳达尔拿下的第一盘实际上也是很艰难,是到抢七才赢的,两盘输的相对来讲比较快,到第四盘的时候,可能很多人觉得纳达尔可能扛不住了,特别是在自己的发球局曾经以0:40落后……但就是那候,我们看到纳达尔在退到不能再退的时候,焕发了一种让人很惊讶的能量,连下几分把那盘追回来了。

胡力涛:然后就老天感动得都“掉点儿”了!确实纳达尔,我觉得就是悬崖上决斗的这种精神可能真是没有别的人能够跟他比。去年温网、美网都是四盘,德约3:1赢,这场是3:2,但是我觉得可以把第一盘撇去以后,会发现那四盘的走势跟温网决赛和美网决赛是一致的。就是说其实德约科维奇就是通过一盘的时间大概才真正的进入比赛状态,前面看他还是没从半决赛当中缓过来呢。这两个人都有这种能力,就是你看起来他很累,但他调整调整,用意志力,用精神力再调动调动,状态就又出来了,感觉像两台永动机在那儿打比赛一样。

网易体育:决胜盘的时候,纳达尔在破发之后4:2领先,当时德约在回完一个球以后已经躺在地上了。当时可能很多人都觉得德约恐怕是要输了,恐怕他体力实在是透支得难以坚持下去,但马上这个全能战士又站了起来,那时候真的是两个变形金刚在打比赛,不太像两个人了……

胡力涛:那分你看虽然是德约科维奇被打到地,那可能是全场回合最多的,31拍!但是他那最后出手的时候是要打致胜分的,只不过在那种情况下脚底下没劲,可能身体失去平衡了,就是说他其实并没有说给他累疵了,累垮了,没到那个份儿上。他的到地,我也不能说完全有表演的成分,但是实际上有一点夸张,那个并不表示说他体能已经完全透支了,当然那分以后双方都很累,而且都是比赛打到那个份儿上,就是你看着也不太像比赛,像练球。每一个出球的时候,不觉得这是带着球员的想法,完全是依靠一些比较机械的东西。

胡力涛:对。所以看了这届澳网我是觉得有一点担心,因为这是当今世界最好的两个球员,排名第一和第二,他们的打法有很强的示范作用,很多人年轻的球员或者青少年球员可能会去学,但是我觉得这个打法一是观赏性确实不太强,再有也确实不利于运动员保护自己。澳网前纳达尔和费德勒什么的口水战,什么赛程到底长不长?这个决赛创了时长记录大家都在夸,但实际上这么长的比赛其实一种折磨了。这届澳网这种五盘大战特别多,如果每个比赛都打成这样,其实这是最直接的对球员身体的损耗。

胡力涛:这个月的《网球杂志》上我写过一篇文章,澳网之前就有好多的伤病问题,大家老在抱怨赛程长,但我觉得其实现在是场地太慢了!场地太慢,球员就都不上网,然后就都是打上旋,然后回合球就很多,完了时间拖得越来越长,这对电视转播也不太有利,网球争不过其他的好多项目,就是因为时间难以控制,比如又有CBA又有网球的时候,有时候也难以取舍。

可能场地变慢是这十几年来不管是ATP或者是WTA的一种策略上的调整,那可能针对的是十几年前的情况,那时候发球大炮比较多,回合太少。但现在我觉得应该适当的减少回合,让场地再加快点,可能运动员打同样多数量的比赛时,身体未必觉得那么疲惫。德约去年那么牛,到九月份以后也不行了,主要是身体也不行了。纳达尔早就知道这个问题,所以他老抱怨说硬地比赛过多,但实际上现在硬地比赛和红土比赛、草地比赛有什么差别?没有什么差别!除了背景色不一样,大家的打法全一样,为什么?因为场地都变慢了! 原来的场地差异性比较大的时候,大家换一种场地可能打法类型就不太一样,包括同一个球员也得调整打法,这时候球迷看起来也有点新鲜感,到红土赛季是这样的,到草地赛季是那样的,而现在,我个人观点看起来有点疲惫,全一样。然后也没什么草地专家,红土专家了,一套打法可以打遍天下,德约科维奇去年各种场地赢纳达尔一遍,打法有什么调整?没有任何调整。

网易体育:回过头来在看看女单决赛,阿扎伦卡打莎拉波娃,一开始毕竟作为三次大满贯冠军的莎拉波娃是比较有经验的,一上来就破了阿扎伦卡的发球局,当时觉得:哎呀,阿扎伦卡还是太年轻,但没想到此后的发展让人完全的难以想象,阿扎伦卡是一直在胜,特别是到第二盘甚至于打了莎娃一个6:0。

网易体育:您怎么评价女单比赛,现在很多人觉得阿扎伦卡是一个很难击败的选手,也许她要开创一个她的时代,因为她已经登上了新的世界第一嘛……

胡力涛:开创时代可能还很难讲,毕竟也是她自己的第一个大满贯,而且女子网球赛过去八个大满贯就分属七个人,反正就是轮流做庄的感觉。阿扎伦卡的打法有一定的指标性,可能代表了未来一种潮流,她大概就是算比较典型的一个个例,女子网坛今后发展是身材比较高大,她的优点就是同样身材高大,她和莎拉波娃这类的选手比起来,她的移动就要好很多,她的整个团队非常重视她的体能,包括脚步的训练。她的打法容错空间大,她的上旋可能比莎拉波娃这一代球员要多一些,多拍相持能力强,没什么漏洞。

胡力涛:对,她后来融入比赛,决赛的紧张阶段过去以后,她比较自如发挥的时候,莎拉波娃就拿她有点没办法,莎拉波娃本身是那种强力网球的代表,但这种打法我觉得相对来说有一点点过时,尤其她的前半场又显得比较弱,她要想直接打死阿扎伦卡是很难的。

网易体育:像阿扎伦卡,像科维托娃这些88、89年的这些姑娘们,将是下一阶段网坛的领军人物,不知道这几个球员您更看好哪个?

胡力涛:要比较起来,我觉得可能稍微看好科维托娃一点。她属于进攻武器更多一些的,阿扎伦卡属于没有缺陷的球员,但是我觉得想当“球后”或者下一代有统治性的球员,光是没有缺陷还不太够,要有一个特长突出的东西。现在科维托娃欠缺的,同时也是阿扎伦卡最大的一个不足就是稳定性,但稳定性这个东西,随着球员年龄的增长,比赛经验的丰富,意识的提高,会慢慢弥补上的。

网易体育:女单已经混乱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轮流做庄,谁也不知道下一个王者会是谁。这也不得不提到李娜,去年她在澳网破纪录的拿到了亚军的成绩,今年她在此前的悉尼热身赛上也是有很好的表现,您当时也是去了悉尼。看到那个比赛的时候,对于李娜的澳网征程比较乐观吗?

胡力涛:我挺乐观的。我看了她在悉尼的半决赛和决赛,决赛她虽然输给阿扎伦卡了,但那场球我主要看到阿扎伦卡的进步,就是她的稳定性。李娜半决赛正好碰到科维托娃,然后决赛时候碰到阿扎伦卡,有一个比较明显对比。悉尼决胜盘,阿扎伦卡先赢李娜一盘,又被李娜速胜第二盘,然后决胜盘中,阿扎伦卡又丢发球局,我当时都觉得,以我原来看阿扎伦卡的那种比赛的印象,她这场比赛就要交了,因为现在李娜的稳定性也不差。但阿扎伦卡就慢慢给咬回来了,这点是不太一样了,她稳定性有,她从悉尼到墨尔本到澳网,连续三周她都是很稳定的发挥,帮助她最后登顶。

胡力涛:李娜,我甚至觉得她今年在悉尼的状态比去年还要好,虽然她只是拿了亚军。新闻发布会上她信心也挺足的,包括澳网前几轮打得也都很好,就输给克里斯特尔斯那场比赛真是叫不太走运。

网易体育:可能很多网友们也都跟我差不多,一边包着除夕的饺子,一边在看李娜,我们很多人都觉得李娜肯定赢了,一方面克里斯特尔斯的年岁在这儿呢,另一方面,克里斯特尔斯在第一盘当中还崴伤了脚,当时大家觉得李娜恐怕很轻松就能赢下来,甚至于克里斯特尔斯有可能会退赛……但最后,我们看到克里斯特尔斯以一种极其坚韧的精神顶了下来,包括在第二盘李娜手握四个赛点,我们认为怎么都拿下来了,结果最后居然输了……

胡力涛:对,球迷这种心态就是怎么都拿下来了,但最后面对那个四个赛点到底要怎么拿下来?这个就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问题。

胡力涛:对,也是这么想的。那场我没解说,下午就陪我妈在家看看,我妈眼神也不好,主要就是我负责给报分,然后她也说,6:2也快赢了吧?那几分呢,李娜的决策也没太大问题,因为她觉得赛点比较多的时候,几个接发拼得就比较多,但都拼丢了,连丢了几分之后心态可能有点变,特别快就到6:5了……那几个没拼上,球李娜开始要求稳,用她比较擅长的多拍去找机会,其实最后克里斯特尔斯放那个短球我觉得也不是什么特别勇敢的表现,她已经快拉不住了,整场比赛打到那个时候,在多拍相持当中,克里斯特尔斯都是下风球,打了那么多拍,克里斯特尔斯觉得有点拉不住,那个小球晃的质量也不好,但可能前面赛点丢得太多,这最后一个吧,李娜半场球处理上有一点犹豫,给了对手一个反击的机会……

其实球员都会去做好多心理训练,尤其女球员,有太多的比赛是先拿赛点,然后没拿下,这比赛就被人给扳回去了。克里斯特尔斯去年法网也是这么输球,再有经验的选手,面对这种局面的时候还是很难去应对的。

网易体育:决胜盘一开始的时候,李娜几乎是被打得落花流水,但是后来到下半盘的时候,我们看到李娜还是很坚韧的把这个比分在往回咬的。

胡力涛:大满贯不让教练进场嘛,那时候姜山进不来,李娜第二盘结束以后,得完全靠自己去调整。我们也知道她的调整方式可能就是得去发力打几个球,所以就在这一阶段丢分丢太快了。这个可能就是李娜原来比赛当中的一些痼疾,压力特别大的时候,她会暴露出来。但她比原来进步的是,原来那可能就是一秃撸到底,但她现在又能给追回去,她也救了一个赛点,从克里斯特尔斯手里,再多救几个的话,李娜可能也有机会赢球!

网易体育:有网友说为什么李娜会输给克里斯特尔斯?主要是姜山没能在场内让李娜骂一下,如果李娜把姜山狗血淋头的骂一通,可能她的气就顺了,这个球就会打了……

胡力涛:对,也有可能是这样。但反过来说,就是说人家克里斯特尔斯不需要这个,她日常巡回赛当中不需要。李娜在悉尼的时候,每场比赛都得有这么一个过程,以后如果李娜继续信任姜山,让他当自己的教练的话,他们俩得把这个问题沟通好,不能说日常巡回赛中,李娜对姜山依赖那么强,然后到大满贯没有了,前几轮李娜打得好是什么原因?因为都是顺风顺水的,可当比赛出现这么大的困难的时候,自己能不能去解决这个问题?

克里斯特尔斯什么崴脚了,什么四个赛点,反正她都是自己面对的,决胜盘领先,又被李娜追回去,反正她都得自己想办法。

网易体育:有一个画面,让人印象挺深刻的,李娜在新闻发布会上哭了,有人说她是被打哭了,有人说她是觉得太委屈,不知道胡老师怎么看呢?

胡力涛:我觉得球员输这么一场比赛,她的感受也挺复杂的,球迷说的那几种感觉李娜都会有。输这场比赛,她可能会觉得自己有点冤,然后还有外界的一些不理解,又赶上中国的除夕,压力就会加大。去年她最顺的时候,很明确的一点就是说,我是在为自己打球。而现在比赛一输,可能牵扯到方方面面外界的压力就又来了。至少在发布会上,姜山也帮不了她,还是得自己独立去面对,确实在压力之下,好多情绪不管是通过泪水,通过什么方式就表现出来了。

一个大满贯的比赛,时间、地点就赶上这块了,有时候我觉得也是命吧,李娜去年法网能夺冠,其实也有命运的垂青,这种事儿很难讲,如果说这场可以有假设的话,那李娜重新来一遍,从6:2那儿重新来,她一定会拿下,但是没有这个假设,不成立。

网易体育:李娜确实负载了很多中国人的期望,我们看此前彭帅在被淘汰之后,她就说她觉得身上压力太大,有记者曾经问她说你为什么不能像李娜那样去面对压力呢?可能只是因为李娜当时还没有处在彭帅的位置上,这种压力恐怕不是我们外人能够想象的……

胡力涛:对。彭帅可能对自己的期望值比较高,因为整个去年一个季打得比较好,而李娜她经过去年下半年很低迷的表现,她已经把这个调整下来了,通过下半年打得很糟的时候,这个包袱已经就扔掉了,基本上从头开始,把原来比较成功的在训练还是在比赛当中的东西再找回来。

而彭帅,包括她调整球拍什么的,说明她的教练对她有更高的要求,其实她的排名已经是很好的成绩了,再往上走呢,借助器材也是一个方式,新赛季彭帅觉得还是有点别扭,内在因素和外在因素没有理顺的话,会互相较着劲。

网易体育:澳网争夺结束后,很快又要进入红土赛季,为法网做准备了。李娜去年拿到发往冠军,创造了历史的地方,我们都希望李娜能够卫冕,但刚才也谈到,不管像阿扎伦卡,像科维托娃,甚至于像莎拉波娃这种焕发第二春的球员,她们都非常的强大。我们是不是还应该那样的去期待李娜呢?李娜毕竟岁数在这儿呢,跟阿扎伦卡和科维托娃这些88、89年的孩子在慢速的红土场,恐怕会非常艰难吧……

胡力涛:李娜去年法网能打好,其实跟她没有那么高的自我期望有关系。但李娜既然现在已经到了这个位置,作为一个卫冕冠军出征大满贯赛事,她的团队还得帮助她,又不可能假装期望值很低,因为你的位置已经在那儿了,但怎么去化解自己和外界的压力?通过这届澳网国内媒体的关注,到法网的时候肯定也少不了,所以还得看李娜怎么去处理。确实跟去年法网比,她到今年面临的竞争对手就更多了,新的一批确实都成长起来了。

网易体育:如果从比较客观的角度展望法网,什么样的成绩对于李娜是一个比较切实的,可以达到的?

胡力涛:八强左右,其实都不算差。现在竞争确实非常激烈,扒拉扒拉,女子有机会拿大满贯的人是越来越多了,真是得有十个左右呢!能进八强,我觉得就已经很好了。当然,这是最低目标吧,剩下的就是放松心态,打一场算一场。

网易体育:再把话题说回男子网坛,现在有人开了玩笑,说澳网证明了一件事情,就是世界前四实力是在那摆着的,现在的情况是,德约科维奇和纳达尔和费德勒之间形成了这样一个连环套:德约克纳达尔,纳达尔克费德勒,而费德勒又回去克小德,所以现在能决定比赛胜负的是穆雷,因为这三个人全都克穆雷,以后分组谁跟穆雷在同一个半区,那这个人就将成为最后的冠军,不知道您怎么看?

胡力涛:穆雷肯定听了不高兴……从这届澳网看,穆雷还是在大步的追赶他们。前几年由费德勒当世界第一,然后纳达尔把王座夺回来,现在又是德约科维奇,就是这三个人轮流的领跑,使男子网坛以前所未有的高速前进着,其实穆雷已经在非常奋力的在进步了,但他进步的幅度赶不上那几个人。

网易体育:看穆雷的比赛,总觉得他赢不下来,哪怕他面对着比较优势的局面,却还是难以给人信心……

胡力涛:是,其实就差那么一点,穆雷这个进步幅度,原来这几个大满贯决赛都是0:3,然后能跟纳达尔打能打到1:3了,现在跟德约打能打到2:3了,他是这么追。

胡力涛:到决胜盘5:5了,6:5,他40:15领先都没能拿下来,差这么一点,其实就这么一点,就是他和德约什么这几个人的这个差距。

胡力涛:肯定有心理方面的问题,但突破这个,有时候也要借助一点,可能对手去犯错。这几个人现在犯错的概率太低,比赛俩人打,有时候你打得好,他打得更好的时候,你也没什么办法。穆雷现在的教练伦德尔带来变化,是说当对手打得好的时候,你要打得更好。穆雷原来遇到这种分数的时候,他希望对方犯错,希望对方打得差一点,这个分就混下来了。现在他也知道,对这几个人不要指望这个,就当他们都不是人!这几个人为什么老能会师前四?因为其他选手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到关键分上一哆嗦,没了。可穆雷要照方抓药,碰到这几个人的时候也那么打是没戏的。

胡力涛:对,就真的都不是人!就是到那种决胜分,他们那种,都不叫冷静了,我觉得得叫冷酷!冷静已经难以确切的表达他们的感觉了,所以穆雷在这方面就差,穆雷总让你觉得他就是软,心软。

胡力涛:穆雷要想成功,得狠得起来,伦德尔能给他这方面有所提高,反正他们俩合作时间还不长嘛,以后再看。到法网还有一段时间嘛,这段时间如果穆雷能进步,至少在半决赛就不要说穆雷跟谁一个半区谁就占便宜,在半决赛,穆雷应该有能力对他们三个人发起挑战了,决赛咱再说。

胡力涛:看完这届澳网,我觉得费德勒还得再掂量掂量。就是说德约和纳达尔把底线的能力发展到这个程度的话,费德勒要赢他们真是很困难!原来老说费德勒五盘三胜是占优势的,现在我觉得三盘两胜可能好点,五盘三胜就越发困难。这俩人的体能水平,最后打五、六个小时还能这样,底线还是没什么漏洞可以打,当然费德勒也不是一般人,他是不是能从自己的理解去找到突破两个人的办法去?

反正这回澳网半决赛,我看他打纳达尔是没找到什么招儿。纳达尔这回澳网状态也确实是越打越好,德约科维奇打纳达尔用一种所谓叫高百分比的网球,就是说能控制住你,在速度上能压住你,也不寻求致胜分那么多,但一定让你跑到最后精疲力尽!费德勒跟纳达尔打,纳达尔打完了都不太累,越打越兴奋,然后就只能采用非常高风险的击球,那场比赛那么多挂网,其实就差那么点,但是他不那么打又不行。大满贯比赛当中,高风险打法战胜过纳达尔的只有2008年的特松加半决赛的时候赢纳达尔,其他人好像都做不到这一点,特松加那次取胜也只能说叫有如神助。现在费德勒,既然自己已经不是神了,走下神坛了,是不是也得有如神助,可能才能赢纳达尔。

网网易体育:纳达尔输了以后,面对小德已经是七连败了,但他在赛后说,这场比赛打完后,他已经对小德没有任何心理上的畏惧之情了,反而心魔破除了,你怎么看纳达尔的这番发言?他真的能够战胜小德吗?

胡力涛:他作为比赛的当事人,可以有这样的想法,因为他可能从比赛当中看到一些积极的地方。但我从客观的角度来说,他还是很困难!因为其实那场比赛,德约科维奇真不算状态好,确实是被半决赛给拖累了。但就是这样,纳达尔还是赢不了……纳达尔也会说他其实是一场比一场打得好,但一个接近百分之百的纳达尔,碰到一个百分之八十的德约科维奇最后还是这样的结果。

网易体育:接下来在罗兰-加洛斯纳达尔没有机会去报仇吗?那毕竟是他最擅长的红土……

胡力涛:我觉得也难……比赛完了网上有球迷问,这场比赛对纳达尔的自信心的伤害,赶不赶得上2008年温网纳达尔对费德勒的伤害?我当时说好像差不多,但是后来我一想,恐怕还差点。真正达到那种伤害,可能就得等法网,那毕竟是纳达尔的后花园嘛,他自信心都在那上头!每年纳达尔基本上回红土之后才能找回点感觉,老在硬地上打,他越打越没感觉。去年德约科维奇确立信心也是因为他在罗马和马德里两站红土赛上赢了纳达尔,而且当时纳达尔一盘没拿,这起码没什么人能做到。现在这个机会也摆在德约科维奇面前,他拿了法网就是全满贯了,所以是双重的诱惑,真正如果说法网决赛还是纳达尔碰德约科维奇,我觉得确实还有得看。

网易体育:德约科维奇的时代是否真正开始,或者真正确立,还需要在罗兰加洛斯去击败纳达尔才能够真正让大家没有任何怀疑?

胡力涛:基本上应该是这样!如果他能做到这一点,那对他的评价我觉得还得上一个台阶!法网能赢的话,是年度全满贯了,从温网、美网、澳网、到法网,这个成就那你说费德勒、纳达尔都没有做到过。

网易体育:在男单和女单打完后有人做了个统计,说男单比赛打了353分钟,女单比赛打了82分钟,可是最终两位冠军拿的全都是220万美金,虽然现在都提倡要男女同工同酬,但是这么算起来,男子挣钱挣得实在是太累了,有人认为是否还应该像以前一样,给男子更高的奖金?毕竟他们打的盘数更多,打得更累。

胡力涛:这个事儿就看你从哪个角度去谈了,网球作为一项工作,到底是计件的?还是计时的?计算方法不一样,那就会得出完全不一样的结论。去年有不少抱怨,纳达尔是说赛程太长,罗迪克就说钱太少,要增加尤其大满贯赛事的球员奖金在整个收益当中的比例。可这事儿最后为什么特别难以推进,男的要增加了,现在又是同工同酬,女的也得增加,这就不光是ATP一方面说了算的事了,是一个挺为难的事儿。

从我的角度来说,目前的同工同酬我觉得可能是有点不太合理,但实现同工同酬也刚没几年,温网是从2007年才点头同意,如果又折腾回去,女权那边又不干了,又得重新来,她们为此斗争了二、三十年呢!刚开始的时候,男女奖金之间的差异太大了,慢慢在接近……我的感觉就是按一定比例走比较合适,但现状恐怕也只能这样……

网易体育:看了转播的网友们可能都有很深的感触,有的网友看电视其实是在等CBA,可能有的网友是在等意甲,那场比赛既冲了CBA的直播,也冲了一场意甲的直播,电视导播对网球很头大,因为完全没有办法预计一场比赛有多长。足球比赛再怎么样,就算踢加时,踢点球,两个多小时也肯定打完了,但是网球完全没有办法预计。历史上最长的一场比赛大家都记得很清楚,是伊斯内尔和马胡的比赛,最后打了11小时零5分钟!很多人觉得网球对电视转播伤害是很大的,完全没有办法排后面的直播表,所以,是否应该减少盘数?或者说计分方式上也做一些改变?不要有那么多平分?减少比赛不可预知的长度,让它更适合于现在电视转播的需要。毕竟对于观众来讲,坐在那儿五、六个小时其实也挺痛苦的……不知道胡力涛作为一个电视解说,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胡力涛:这个问题我也考虑了好久,可能大家立场不一样,最后的选择也不一样。网球确实是一个很有历史的运动,比如澳网今年也都第一百届了,在一百届当中,关于计分规则这块其实还是很少改动的,咱们可能是网球新兴国家,历史包袱没那么大,想改就改了,可这几大组织会考虑得比较多。当然从整体方向来看,越来越多的决定,其实是受电视转播的影响,包括鹰眼的加入等等,电视转播商发言权还是有的,但到底是往哪个方向转?我刚才提的方向是把球场弄快点,比赛的时间就能短点。如果计分方法一改,可能像男单这样的经典就不会出现……

; 这两年马拉松比赛太多了,原来出现一个大家很兴奋,可这届澳网那么多的五盘大战,时长老被突破的话,这种刺激也可能会让大家产生麻木,有短的比赛,突然来个长的,大家认为是史诗,但一天到晚老看史诗肯定也受不了,对吧?所以,肯定会有一个各方能够接受的方案。说白了,网球的悬念就在于它的时长不固定,最大的悬念其实就在这儿!

胡力涛:网球不打到最后一分你永远不知道结果。篮球这些计时比赛,容易有垃圾时间,可网球很难说有垃圾时间,除非前几轮,不然的话都特别难讲,这算它的一个特色。如果这个算核心竞争力之一,可能网球管理部门会觉得这是它的优势,要把这个砍掉,有些老观众可能也不适应。如果时长能够被控制,比赛结果的悬念肯定就会降低,篮球为什么爆冷门少?就是强的大概能赢。

胡力涛:其实是场地涂层的变化,什么石英砂,具体的比例我也不知道,那个表层其实是可以控制的。前年巴黎大师赛那个涂层就很快,有个什么系数,反正系数越大是越快,去年又给降低了。去年美网的时候费德勒他们也反映,美网本来四大满贯当中硬地球速是最快的,好像也变慢了,费德勒就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肯定不会是搞错了,是组委会和电视转播商商量的一个结果,还是要增加回合什么的,但我觉得现在增加回合真的没有必要了!

网易体育:转播商提一些建议,可能会在未来对场地条件会产生一定影响,毕竟电视转播是非常大的一头收入。

网易体育: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希望网球能够越来越精采,非常感谢胡老师在新春假期后来跟我们来分享精采的澳网,我们也希望李娜能够在未来的道路上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希望她能够在罗兰加洛斯卫冕!谢谢胡老师。

大满贯的比赛,时间、地点就赶上了,有时候我觉得也是命吧,李娜去年法网能夺冠,其实也有命运的垂青,如果说可以有假设的话,那李娜重新来一遍,从6:2那儿重新来,她一定会拿下,但是没有这个假设,不成立。

这两年马拉松比赛太多了,原来出现一个大家很兴奋,可这届澳网那么多的五盘大战,时长老被突破的话,这种刺激也可能会让大家产生麻木。有短的比赛,突然来个长的,大家认为是史诗,但一天到晚老看史诗肯定也受不了,对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